热血传奇:青瓷易碎(三)

        2018-05-22 11:26 来源:1.85传奇私服
          此后的日子,青瓷依旧独自徘徊在玛法大陆的各个地方,或在热闹的集市淘淘用品,或在黑暗的牛洞练练功,或跟着行会的成员一起打打小架。更多的时候,她会安静的站在天涯海角形单影只眺望无边的海。

          陆杰会找青瓷说说话,邀请她参加例如打组队卷,去地下宫殿的集体活动,青瓷总是不断地拒绝。他也会时而询问青瓷的状况,“身体可好?”“心情怎样?”。青瓷总是“很好”,“不错”的简单字句应答。
          陆杰不停地对着全世界向青瓷表白,整片整片的粉红字映满青瓷眼帘。前生前世,一生一世,生生世世,今生来世。青瓷一言不发,安静得像海底的一块石头。那颗黑铁头盔因为太沉重青瓷佩带不了,但她天天背在自己的行囊中。青瓷想,只要陆杰能持之以恒,只要陆杰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,她会将它还给陆杰。在此之前,她能做的只是不断的拒绝。

          既然害怕受伤害,那么在一切都不那么确定前就不要轻易的开始。青瓷倔强而又柔软地抗拒着陆杰。也许,是在考验他。如若陆杰在热情膨胀过后仍旧记得青瓷,陆杰不会因为其它更善良美丽的女子存在而放弃青瓷。那么,青瓷会接受他。

          这样僵持了一个月。在一个冬日的深夜。陆杰再次找到了青瓷。
          “青瓷,你像一块冰。”
          “嗯。”
          “青瓷,你这是在折磨我。”
          “或许。”
          “青瓷,我很疲惫了。”
          “注意休息。”
          “青瓷,你把自己包得这么严,让人恐惧。”
          “嗯。”
          “青瓷,不管怎么样,请记住,陆杰曾是那么爱你。”

          三十分钟后,青瓷听到了玛法上空烟花不断燃放的声音,那是喜庆的烟花。身边的人开始欢呼:“祝愿陆杰新婚快乐,祝愿新郎新娘爱情甜蜜。”随即,月老向全世界宣布了一对新人的正式结合。  青瓷嘴角裂开深深的笑,笑到眼角潮红,笑到浑身无力。青瓷不明白为何世间的情爱总是那么冲动地就能说出口,而轻易的便能松开手。她不想用错过这个词来形容她与陆杰之间这份隐晦的情感。不管陆杰给予的爱多么浓烈,却始终无法理解青瓷孤独的矜贵。他不懂得唯有绵长而坚韧的情感才能温暖青瓷那颗易碎的心,不过是段承受不了时间考验的情感,能叫错过吗?   苍月岛绿渚滩头的树木在冬日依旧生长得郁郁葱葱。青瓷在树下长长仰望,瞳孔里映满灰色,她等着树木春天里的花朵,年年盼来年年空,年年成空年年盼。  凌晨两点,青瓷独自闯入幽长的祖玛寺庙最深处,被邪恶的祖玛教主双手举起,重重地摔在潮湿腐烂的地面,霓裳羽衣在黑暗中划出最后一道金红的光芒。青瓷听到身体骨节因裂开发出清脆的声响,如同瓷器摔碎,散成一滩晶片。青瓷微笑地合上眼睛,知道,从此自己将在玛法大陆悄然消失……
        (责任编辑:admin )